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汤兰兰事件 四重问

   条点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 张洋 赵鹏2007年,年仅14岁的汤兰兰(化名)以被为名将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亲人、乡邻共计十余人举报至司法机关,导致11人获刑。十年后,高呼冤枉的汤母刑满释放,但却因汤兰

  2007年,年仅14岁的汤兰兰(化名)以被为名将包含自己父母在内的亲人、乡邻共计十余人举报至司法机关,导致11人获刑。十年后,高呼委屈的汤母刑满开释,但却因汤兰兰改名并迁户而始终无法与之联系。汤母转而求助媒体,于是,一则标题为“10年前,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而后失踪了”的文章与一则题目为“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这么失联着”的文章接踵刊发并引起普遍关注,两篇报道中还列举多处当年案件证据中的可疑之处,并将汤兰兰当初的户籍信息部门处置后公开。一桩陈年旧案就这样被推上了的风口浪尖。

  作为检察官,在不看到原始卷宗的情形下,我们无奈对案件是否公平办理作出客观断定,但目前已知的对于此事件的信息中,蕴含了多少个法律问题,值得探讨。

  两篇报道中关于被害人汤兰兰的状况分辨应用了“失落”和“失联”一词。严厉来说,认定一个人“失踪”是一个法律上的判定。我公民事诉讼法中有关于“宣告失踪”的规定,即被宣告人着落不明满2年,经利弊关联人书面提出申请,法院经法定程序可以宣布其为“失踪人”。依据报道中的信息,被害人汤兰兰更名迁户的事实已经得到了证明,仅是自己尚未自动露面,并不契合法律关于失踪情节的认定,所以不能定性为“失踪”。

  “失联”自身存在绝对性,即“某主体与另一主体失去接洽”。只管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但不即是不会发生法律成果。假如我们要讨论汤兰兰有无权力失联的问题,须要分情况探讨。

  首先,汤兰兰有权和母亲失联吗?如果不斟酌本案的其余背景情况,单从母女关系的角度说,作为亲生子女,汤兰兰对父母的赡养任务是法定的,在有才能赡养的情况下,不能出于谢绝养活的用意而成心与亲生父母失联。但本案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由于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汤母找汤兰兰的目标是懂得当年的案情,并非请求汤兰兰对其供养。况且在本案中,汤兰兰和其母亲之间的关系为被害人与加害人的关系,其为了抹掉不堪回想的记忆,决定更改姓名、迁走户籍也完整在情理之中。

  其次,汤兰兰有权与媒体“失联”吗?我感到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汤兰兰素来没有跟媒体联系过,谈不上失联。并且汤兰兰也没有责任与媒体联系。从另一个角度看,让性侵案件的被害人重复回想被害阅历本身就是对人的再次损害,媒体并无这个权利。

  那么谁有权利让汤兰兰“复联”呢?如果当年的案件确实呈现了新的情况,导致司法机关需要重新启动对案件的考察,那么经司法机关传唤,汤兰兰必需露面。如果那时候汤兰兰让司法机关与其“失联”,必定会承当相应的法律效果。

  人们对公正正义的需要决议了咱们对任何一起被媒体曝光的司法案件都有深刻探知的。所以在相干的报道中,我们看到了汤兰兰案件中的一些证据细节,以及汤兰兰的局部身份信息。甚至有声音称,司法机关应该将该案的证据向社会表露。然而,这样做能够吗?

  有人可能会说:“为什么不可以?案件已经有了生效判决,相关证据已经不是机密了,完全可以向社会公开。”然而事实并非如斯,并不是所有刑事案件的信息都能向社会公开的,有些案件哪怕是在宣判后,相关证据的细节都不能公开。如涉及国度秘密、个人隐私以及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即使是全部诉讼流程停止之后,案件的本质信息(尤其未成年当事人的身份信息)依然要对大众保密,这是法律在对隐私权及知情权两种法益衡量之后做出的取舍。

  本案属于犯法案件,被害人当年尚未成年,不管从个人隐衷仍是从波及未成年人的角度,都不属于可以公然的案件。因而,向社会披露案件证据细节的做法是守法的,这形成了对汤兰兰隐私权的侵略。

  我国的刑事审判履行“两审终审”制,即一个案件经由两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即应得诞生效裁判。但这并不象征着生效判决不会被颠覆。“再审”轨制就是为改正错误的生效判决而设计的,汤母想要翻案,只能通过这一程序。

  然而,为了坚持法院生效裁判的既判力,再审程序的启动被法律规定了较高的门槛。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办人、近支属的申述合乎下列情况之一的,国民法院应当从新审讯:(一)有新的证据证实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毛病,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切、不充足、依法应当予以消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重要证据之间存在抵触的;(三)原裁决、裁定实用法律确有过错的;(四)违背法律划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五)审判职员在审理案件的时候,有贪污行贿,徇情枉法,枉法裁判行动的。”

  从上述条文可以看出,汤母想要翻案,首先要启动再审程序,而要想启动这一程序,要么向法院供给足以推翻原生效判决的新证据,要么提承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或者审判程序重大违法、审判人员存在贪贿等行为的充分理由。如果仅仅是表白不满的情感或反复提交雷同的证据,这样的申诉恐怕难以到达法律规定的尺度,天然不会引起再审程序的启动。

  最后,我们在这里假设一种最坏的情况:当年汤兰兰的举报不实,所有被判刑的人员均是无辜的,这就是一起冤假错案。如果然是这样,谁来对此事负责呢?

  首先,当然是国家。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因行使职权给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的人身权或财产权造成侵害,依法应给予赔偿。错误的判决导致国民受到了错误的追诉,当事人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当然,金钱抵偿永远不能完全补充司法不公给被害人带来的伤害,尽最大可能减少冤假错案的产生才是司法人员一直寻求的目的。

  其次,汤兰兰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呢?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的规定,假造事实诬陷搭救他人,意图使别人受到刑事查究的,构成诬告陷害罪。但是,案发当时汤兰兰年仅14岁,依法错误诬告陷害罪承担刑事责任,所以无法以诬告陷害罪对其定罪处分。因此,即便汤兰兰当年实行了诬告行为,对其也只能以道德加以谴责。

  最后,我不乐意信任正值花季的�女会抉择用毁掉本人的方法让身边至亲至爱的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盼望大家可能少一些猜度,多一分感性,还当事人一个宁静的空间,把查明跟公正执法的义务交给司法机关。

推荐文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
中国战役机飞翔员跳伞救生设备
中国中段反导实验再取得胜利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